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:第三章 画像中的迷语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从孙瑞祥的口说得知朱长贵似乎和这起盗墓案有关系,谭品良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盗墓案,急匆匆的带上人去章灵村找这朱长贵,三人轻车熟路,没多长时间就赶了过去,将让当地的民警查一下朱长贵这人的地址,很快港沟派出所就给了回复,在电脑上查不到这几个村里有叫朱长贵的,这人可能是用的化名。

    李殇等人一听没有朱长贵这个人,顿时觉得这人的嫌疑就大了起来,好端端的谁会用一个假名和人接触,再一个说,这化名朱长贵的人,为什么会找上孙瑞祥呢,是不是故意引诱孙瑞祥去章灵村打探消息呢?这点就让人觉得难以解释,再回想这前两天的盗墓案,那盗洞打有模有样,并不是什么新手所为,这人和古墓又有什么干系呢?

    既然在户籍档案中找不到朱长贵的信息,三人只能是到章灵村慢慢走访,谭品良心想章平老人在村里住了这么久,会不会知道这个人呢,下了车后,他让俩人去村委打听一下,自己就跑去了章平那里。

    李殇和林悦一路找到村委,向村长说了一下这个情况,并将这人的年龄和大体样貌说了一下,村长了解之后知道这事和盗墓案有关,赶紧派人去找人,看看谁家二十来岁的男孩有对得上号的。李殇和林悦看村长这么帮忙,连声感谢,又跟着派出去的人去查,一连查了几家都没有对得上号的,这时候章平打了电话过来,说打听到了一个和朱长贵相似的人,赶紧到章平家去。

    到了章平家,看到谭品良正扶着章平出门,原来这章平听了谭品良的来意后,就问这人长什么样,经过谭品良的一番描述后,章平告诉他,这人啊,好像是自己本家的一个后生,叫章进财,是个二混子,父母死的早,长年在外面游荡,前两天回来,在村里偷东西被人发现,从那天跑了之后就没了音讯,不过他家就在不远处,是一处破院子,很久没人住了,都快长草了。

    谭品良和林悦扶着章平老人,李殇先行和一起来的村委员去章进财家,转了几个弯,就看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头大门,村委员给李殇指了指:这就是章进财家,你看,家家户户都盖新房,就他家一直住的老院子,这孩子从小就偷机摸狗,家里穷得小偷都不愿意进,你想进去的话,那面墙都快被拆没了,直接进去就行。

    李殇本来还不好意思随便进,看到村委员一脸不在乎的样子,心里还是找线索要紧,三两下就翻进了院子里,这老院子虽然大,但只有两间北屋能住人,透过破窗子发现里面也是破破烂烂的,没几样家具,两间屋子一间是客厅,一间是卧室,打眼一过就看清里面的摆设,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也没多少日常用品,显然章平和这村委员说的是真事,这章进财一般不在家里住。

    章平几个人赶到的时候,李殇早就将院子里能藏东西的地方翻了一个遍,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看到几人过来了,就问能不能进屋查一下。

    谭品良转身问村委员的意见,村委员说想进就进吧,反正他这屋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,到时候问起来就说是家里来了小偷。

    见几个人同意了,李殇将锁门的门扣拆了下来,进了找了找,这屋里家徒四壁,除了两个老旧木柜没啥能藏东西的地方,不过在桌子上发现了几张章进财的照片,李殇将这些东西拿起来,想着能让孙瑞祥认认这是不是那个朱长贵。客厅没什么线索,李殇马上就去了卧室,这卧室里更是简单,除了一张床基本上没啥家具,不过李殇仔细看了一下,发现这床脚的四周和其它地方不太一样,这四个脚周围的尘土和旁边的不太一样,有让人搬过的痕迹,想到这里李殇趴到地上看了看,果然发现这床下铺了一块被拆开的纸箱,李殇将桌移到一边,将那纸箱拿走,那纸箱的下面露出一块半米左右的方形坑洞,这洞里,正放着一个卷轴。

    李殇有点奇怪,这是一件什么东西,怎么还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呢,心想会不会是从古墓里偷出来的东西,赶紧将东西收拾好,将床移回原处从屋里出来。

    没找到别的东西,就发现了几张照片,不过我在床下发现了一个洞,这洞里竟然藏着一个卷轴!李殇出来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将东西递给谭品良。

    谭品良疑惑的将卷轴接过来,看了一下这东西挺有年头的了,不是纸做的,是一种布料,赶紧将这卷轴拆开,这卷轴外表呈黄色,看着不起眼,这展开之后才发现,这竟然是一幅画像,大家都围了过来,看这上面画的是什么东西,凑近看,这上面不是画的山水,而是一幅人物的肖像图,不过看这穿衣打扮,就像是古代的君王一般,一袭龙袍穿在身上,上面有几条龙吞云吐雾,但是人物的脸画的却是比较抽像,看不表长什么样子,这画既无署名也无印章,一进也看不出画中的人物是何人,不过从上面的颜色看应该是一件古物,谭品良看了之后更是纳闷:看这画像和布料,应该是年代久远了,你们说章进财守着这么一件古董不卖掉,怎么会藏在家里呢?

    林悦和李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转眼看了看章平,章平也摇了摇头:我也不知道这孩子家里会有这东西,不过没听说他家里有啥值钱的东西啊,要是有,早就让他换成钱了,这东西,我看十有**是偷来的!

    几个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,可能这章进财不知在哪里偷来了这幅画,没等出手呢,就被人发现偷东西,心里害怕就赶紧跑路了,还没来得及卖掉。http://www.ganyan1.com

    行,先拿回去做证物吧,顺便带上照片,让孙瑞祥看看这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朱长贵!谭品良点了点头,将章平送回家,又对那帮忙的村委员道了谢,三人回到车上,谭品良揉了揉脑袋:你们两个是不是觉得这事,非常奇怪啊?

    嗯,这两天的事没有一件正常的,从发现古墓到这章进财家里的画像,我感觉这其中有我们不知道的一些东西,可是我现在脑袋里一片混乱,想不出来是什么事!林悦心里也是不舒服

    谭品良叹了口气,又问李殇:你呢,觉得哪里不对劲啊?

    我?李殇边开车,边想了一下:我也说不上来,本来咱们只发现了古墓,这古墓的来历,墓主人,巨棺都是一个迷,可现在我们的注意力好像不在这墓里了,被人转移到了盗墓者的身上,好像,好像李殇想了想直觉得一阵头疼:我也说不上来,就觉得,这事肯定不简单啊!

    林悦听了一时无语,傻子也看得出这里面有问题,只是这问题出在哪里呢,又想了想刚发现古墓的时候,墓里好多的东西都透着古怪,现在却发现,这盗墓贼竟然比这古墓里的迷还要难解。想到这里,林悦忽然想起了什么:老师,你看那古墓,本来我们一无所知,是不是听了章平老人的传说之后,我们就对这墓有了一个印像,许多一开始想不出的问题,都有了一个简单的答案!

    对对对!谭品良看了看林悦:还是你聪明!我也想到了,一开始我们对那古墓一无所知,不知道墓主人是谁,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古墓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精确的找到古墓的,可是这些事,竟然都在一个民间传说中找到了答案,本来困扰我们的问题,被这章平的故事给解决了,难不成那伙盗墓贼,也是从这民间传说故事中,找到了这将军墓?

    不对不对,老师您忘了,章平从小就知道,可是他认为这是传说,对古墓的事情一无所知,而且不光是他,他们村里应该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个故事吧,可是为什么以前没有被人挖过,偏偏从这个章进财到了孙瑞祥的店里知道,等孙瑞祥去了章灵村后,这古墓才被盗的。林悦看了看默不作声的两人:我想这章进财,一定是在孙瑞祥那里,得到了某种东西,才找到了将军墓!

    分析的有道理,看来还是先找到章进财再说!谭品良点了点头夸了林悦几句,忽然问道:对了,那古墓中的巨棺他们还没处理完吗,老这么派人守着可不行,要不然就想个办法将棺材拉回馆里,要不然就让人将墓给封起来吧!

    还没有,听他们说还是想将巨棺想办法运出来,这样的棺材大家都没见过,说不定会是一个新的发现,今天我看他们正准备东西,明天应该就能运出来吧!

    谭品良点了点头,说你们去做吧,年纪大了,不能啥事都管了,等棺木运出来后好好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俩人见谭品良累了,都不再说话,将谭品良放回到博物馆,俩人又开车去找孙瑞祥认照片。

    孙瑞祥在派出所出来,这紧张的情绪还没放下,回到店里后左转右转,烦躁得坐立不安,正在这时候,就见李殇和林悦进来了,这孙瑞祥前两天就跟他们见过面,今天又见俩人在派出所里,知道这俩人肯定是便衣,看俩人进来后赶紧上前解释说该说的都说了,真没有什么隐瞒的了。

    李殇笑了笑,没理会孙瑞祥的解释,将照片拿给他:你看看,他是不是朱长贵?

    孙瑞祥接过照片看了看,点了点头:是他,就是这小子,你们找到他了?

    林悦和李殇相视一笑,看来找对人了,将照片拿回来,林悦就问他:人,我们还没找到,不过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我们的啊,这朱长贵可不是他的真名,他的真名叫章进财!

    啊?不是真名,我说姑奶奶,我真没有隐瞒别的啊!孙瑞祥直呼倒霉,没想到这朱长贵还真不是个东西,用假名不说,竟然还去盗墓,让自己惹上了祸:当时我也没向他要证件,不知道他叫章进财啊,再说了,我和他真没关系,他就是在我店里待了几天,我什么事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李殇左右看了看这店里的东西,忽然发现这店里的金属制器摆得不算多,墙上倒是挂了不少的名人字画,架子上还堆着一些卷轴画像,心里一动,连忙给林悦使眼色并问孙瑞祥:那这章进财在你们店里这么多天,都做过什么,学过什么啊?

    没做过什么,就是帮我摆摆货,弄弄摊位,你说一个新来的,我也不可能教他什么东西啊,他倒是问过我怎么辨别古画的真伪,当时我就想刚进门没几天,还想在我这里学什么真本事吗,我就胡乱给他瞎说了几句胡弄了过去。孙瑞祥看林悦在翻自己的卷轴,想了想对他们说:对了,他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,说从电视上看到,有人在画里藏画,将画泡在水中或是用火烤,就能让画呈现出另一幅不同的画像来,问我这事是不是真的,我当时没搭理他,可是后来他又问了一遍,我就说,是真的,有的还得用醋泡呢!

    听了这话李殇和林悦觉得问到了重点,这章进财竟然向孙瑞祥问过这些问题,那从他家搜出来的那幅画,肯定是有什么文章了,又问了一些关于章进财的事,孙瑞祥说别的没什么可疑的了。

    俩人看孙瑞祥不像是说谎,心想那古画肯定有东西,要不然章进财不会刻意的两次去问孙瑞祥,看来得赶紧回去找找这画中到底藏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《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》免费完本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iigolf.com/htmls/243041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济南怪谈——历城之迷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